来一首最能表达惠心境的《GLISTENING♭》吧。

在之前的文章里,我们已经聊完了泽村英梨梨和霞之丘诗羽这两个角色,今天我们就来谈谈最主要的一个角色,即加藤惠。

客观地说,对于加藤惠的懂得,笔者实际上是在一直更新自己的思路的,今天认识的加藤惠很可能和昨天认识的不同,虽然没有颠覆之前的懂得,但实际上在这个角色的认识上也一直在强化当中,优良的角色实际上和人没有什么差别,能发掘出的东西确切非常多,这也展示出了丸户史明强盛的笔力。

在之前和 @王圣童 聊角色属性的时候,他一直以为加藤惠是去标签化的,但随着GS3和第13卷的呈现,这个思路无疑已经被彻底颠覆,加藤惠并不是去标签化的,而是重标签化的,虽然丸户用了一个非常高超的手腕,将这个角色的绝大多数属性暗藏。但角色属性仅仅是暗藏,而不是后续添加,实际上在制造初期,这个角色的特征实际上已经被断定下来了,但这种暗藏技能在作品全体放出以后自然就不须要了。因此我们在第13卷停止后,才真正发掘出了一个完全的加藤惠。

她并不完善,也有不少小弊病,自然也不是什么圣人,吃醋和各种警惕思一个不少,甚至如果揭开她一直淡然的外表和掌控才能,实质上的惠还是一个比拟自卑的人,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斟酌的话,惠和男主的接近,实质上就是一场双方互相的试探。其中一个人被过去的英梨梨伤的太深,以至于在情感上一直谢绝其他人的靠近,最终更是将其他两位女主当成了偶像。另一个人则真的是一个“路人”角色,一开端被男主的接近实际上就莫名其妙,强行被他捆到社团当中做事情,一直到两大女主角的离去以后才真正鼓起了勇气和男主许诺。磕磕绊绊以后两个人才走到一起,无论从哪个方面斟酌,对于这两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好事,因为这两个人实际上是非常反“曲折”也反“转”的,所寻求的,都只不过是相对较为平常的爱情罢了。

在前面的文章里已经提到了,英梨梨作为“超我”的存在代表了丸户的欲望和幻想,而霞之丘诗羽作为“自我”的存在则展示出了他自己的状况和生涯,那么问题来了,加藤惠这个角色是否是真的代表了“本我”的意识呢?

看上去似乎没有关系,但实际上是的,在加藤惠这个角色上,丸户想体现的,甚至可以说就是一种恶趣味,一种对作品“转”“属性”和“女主模版”的不满,甚至可以说,丸户一开端想做的并没有这么庞杂,甚至没盘算给学姐和英梨梨一个好成果。也正如他在后记里谈到的说法一样,这本书实际上一开端只盘算写那么三四卷,那么成果我们实际上是可以猜到的——在几个主角呈现以后,加藤惠提起大刀一通乱杀,真正以“路人”的身份去宰掉“女主”。

为了到达这个目标,丸户给这部作品里设计的几个角色实际上都相似于其他小说里的火热类型角色,学姐是气质取胜的御姐女主,英梨梨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模版,冰堂美智留是青梅竹马模版,而波导出海是妹系角色,最终,加藤惠则担负执剑人,将这些角色全体“杀”掉。

这样的笔法实际上在国产的部分小说里也有体现,在梦入神机还比拟正常的时候,《阳神》中就用了这种写法,洪易的对手是谁呢?开后宫的洪玄机,穿超出来的冠军候,在家捡了个戒指的方圆,想要树立皇朝成为天帝的杨盘,探险得了远古道人遗产的唐海龙……最终自然是洪易把这些其他作品里的主角模版杀了个遍。

我们不知道这种做法以后的小说会走向哪个方向,但现在这种节奏实际上也不错。

而这种10卷以上的铺垫,让大多数主角看上去有血有肉的同时,又进一步淡化了女主角之间的奋斗,把男女主角成长的主线塑造了起来,成果就是女主们的成果看上去都不错,实际上反而淡化了一开端“题目杀”的想法,因此丸户自己也很明白的表现,加藤惠写到现在实际上已经难以把持,这个角色实际上已经与路人没有太大关系了。

而这,也就是惠“幕后黑手”论的来源——因为丸户一开端很可能真的没想过要惠去算计和惦念其他几个女主角,他就是想单纯的用路人去杀掉女主。剧情的延伸加上后续的角色补全才让惠的做法显得“腹黑”,但实际上很可能真的没有那么庞杂,只是前后的目的不同而已。这一点在公式书《Memorial》以及FD2最后一章的呈现以后得到了补全,实际上如何只有前13卷以及GS这16本正传来看,幕后黑手论几乎已经不是一种诡计论,而是现实了。

写作这方面有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叫契诃夫法则,即如果第一幕呈现了一把枪,那么他最好在第三幕发射,这个理论也是剖析不少文化作品剧情走向的基本,例如《寻梦环游记》里呈现的第一个骷髅,实际上就可以断定他和男主有关系,因为作者不会部署一个废角色。同理,动画作品一样是如此,笔者之前在剖析《Darling in the franxx》和《RECREATORS》的时候之所以能多次压中剧情和人物发展的脉络,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如此。客观地说,如果一个伏线没有完全回收的话,实际上是主创者的不负责,但像DITF这种强行回收了全体伏线却导致整体剧情崩坏的做法,一样是作者不负责的。

而丸户塑造加藤惠的奇妙之处就在这里,如果没有FD2和公式书最后一章的呈现,那么加藤惠的腹黑甚至后台操控这种说法都是说得通的,但在FD2和公式书呈现后,这种说法实际上就已经说不通了,因为会显得多此一举。

在公式书最后一章里,提到了加藤惠和安艺伦也实际上在入学测验的时候就已经熟习了,而在FD2里也谈的很明白。加藤惠和安艺伦也的情感虽然一直都有,但加藤惠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安艺伦也的情感,甚至在很多时候还很迷茫,在两个人情感里实际上是处于心里弱势的,一直到安艺伦也自动的表现心迹(狗粮三问)才放心。这也可以阐明惠在黑金二人组的分开这件事情上为什么会态度变得那么奥妙,如果不是后面安艺伦也的态度变更和明白了两个人的心意,加藤惠的迷茫很可能会一直连续下去。两个人互相迷茫又互相扶持,最终借对方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和“道心”(即保持哪条途径),这实际上已经从单方面的后宫作品,变成了双向一起成长的纯爱小说。

因此到了这一步,“命中注定”实际上已经远远大于了“幕后操控”,两个人的相遇乃至相爱真的是一场偶合。

也正是丸户提到的“几乎偏离了把持”,丸户一开端的想法可能是想用“路人角”去杀掉“女主角”,但随着剧情的提高以及后续的修改,这个“路人角”不但杀掉了“女主角”,也杀掉了“自己”,从“路人”演变成“女主”,并且和男主站在了一起。虽然最终依照女主自己的说法,是因为男主比拟“普通”才和他在一起,但这个普通的含义,想必更多是两个人在情感方面和个人生涯上的普通,无论是男主还是女主的才干都是无法用普通来形容的。不过相对于未成年就到达国际级大插画师程度的柏木英理和作品热销几十万本的女高中生来说,这两个人确切可以说是普通了,甚至还没什么出众才干(无雾)

但是,正因为两个人相互试探以及情感上警惕翼翼的接触,才让这份情感显得弥足可贵,在和满天神佛的交锋当中,两个普通人的爱情原来就是没那么轻松的事情,守护这份美妙才是加藤惠最想干的。竞争对手的存在给了她极大的压力,她一开端很可能基本没想过能和安艺伦也走到一起,虽然随着黑金二人组的出走压力大降,随之而来的工作压力却又让男主陷入迷茫,因此在面对男主在侦察坡上苦楚的时候,惠才会患得患失的有一个将抱未抱。

这一个将抱未抱有多少含义呢?

1,惠对男主目前的情感状况不明白,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情感,也不清楚男主的问题到底只是出于寂寞还是爱好自己,惠也是个怕谢绝的人。

2,惠对男主实际上有些不满,自己和男主两个月断掉接洽男主默默无语,而学姐和英梨梨的出走却让男主大哭,显明伤心的多。

3,惠不断定自己能担得起男主的义务,她惧怕自己无法补充两个人走后的空缺,究竟她心里很明白自己和两女的才干差距。

4,惠也不知道应当从哪个方面来抚慰男主,只能做自己一个朋友身份唯一能做的,就是陪着男主一起呆着,直到男主从呜咽中抬开端来。

5,惠以为二女的分开和自己两个月没有去社团也有必定关系,自己也没有劝下英梨梨,对于男主实际上很愧疚。

正如惠在GS3里谈到的一样,她以为安艺伦也是个挺好的普通男孩,会跟自己逛街,给自己写一些让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剧本,跟着自己一起走完剧本上大大小小的处所,这确切很浪漫,也很爱情。所以她不爱好黑金二人组的插手,讨厌因为两个人以及做游戏带来的一切曲折和一系列的冲突,就像是惠在GS3里的大哭一样,她基本不须要这些东西,也不想看这些东西,更不想参与这些东西。包含安艺伦也拖她入场一样,她只是被殃及的池鱼,而不是想要自动参与的一个创作者。

只有在第七卷和安艺伦也半断定关系以后,才真正意义上的想要作为一个“引导者”参加,而在第七卷之前的演变是这个女孩非常不爱好的,这才是她苦笑和后来对霞之丘诗羽以及英梨梨如此恼怒的基本原因。当然,这个原因实际上也是安艺伦也和两位女主斩断关系的原因,对于安艺伦也来说,“偶像”乃至于“幻想”和“人生”都是有差别的,他想做出最好的美少女游戏实际上只是为了圆自己一个梦,而这个梦就是加藤惠。他将这些分的清明白楚,所以自己才会表现,从一开端,学姐和英梨梨其实就不是自己的菜,正如小时候三年级英梨梨的出走,能分开一次,就能分开第二次。

当然,对于我们来说,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惠,或许才是人生中最主要的事情。

在人生的漫漫长夜里,如果没有一个同心批准的伴侣,那该多么无趣呢?

任何人都可以是安艺伦也,正如高中开学和加藤惠坐在一起的安艺伦也一样,幸福或许真的没有那么远,如果你回一回头。

或许她就在你身边

她的眼中或许有自卑,但这更是让你自豪的爱情。

PS1:敬请关注大众号/百家号/头条号/B站专栏/知乎专栏:言叶漫研

固定更新ACG相干文章和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