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樨辰光『吴文创作』八月桂子香,苏城木樨蒸,苏州话谈桂花

八月桂子香,苏城木樨蒸【音频】

农历八月份雅称桂月,一到时节,桂花香隐隐透出来,秋天个「的」味道也就浓起来哉「了」。

“桂”,勒「在」汉晋以前是弗「不」大细分葛,到唐朝,呈现仔「了」“岩桂”个「的」说法。

“木犀”两字最早呈现勒「在」宋朝,因为桂花个木质纹理赛过「好像」犀牛角,就称之为木犀。

再到后来,亦「又」有人勒“犀”字旁边加仔「了」个树木偏旁,就有仔「了」现在“木樨”个「的」写法哉 「了」。苏州人讲着桂花,还是欢乐「爱好」称之为“木樨花”。

北宋张邦基《墨庄漫录》:“人称岩桂曰木犀,以木之纹理如犀也。”曾几诗:“团团岩下桂,表表木中犀。”古时皆作木犀,今人犀字加木傍,作木樨。

前两日气象有点发弊病,中昼心里「正午」只听见人勒「在」喊:“热得勒,热煞「逝世」哉「了」!”

每年到农历八月里桂花开个「的」辰光「时候」,总归会有几日回热。苏州人对该歇辰光「这时候」个「的」“秋老虎”有专门个「的」说法,叫“木樨蒸”。

天一热,木樨花也就侪「都」开开来哉「了」,一时辰光「一时光」苏州城里桂香蒸郁,“木樨蒸”讲个就是该种天热桂薰个现象。

清顾禄《清嘉录》:“俗呼岩桂为木犀,……将花之时,必有数日鏖热如溽暑,谓之“木犀蒸”,言蒸郁而始花也。”

苏州人欢乐「爱好」种桂花,屋前,巷后,井半边「边上」,庭院里,星星点点,侪「都」是木樨香。

肉肉的

远远看来,木樨花小折折里「小巧」,近看倒是肉注注个「肉肉的」,常见个「的」有淡黄偏白个银桂,金黄色彩个「的」金桂(该「这」种香味最浓),还有一种勒「在」伲「我们」苏式庭院里倒弗「不」常见,色彩偏红,叫丹桂。

清袁景澜《吴郡岁华纪丽》:“吴中庭院所植者,名岩桂。花如米粒四出,白名银桂,黄名金桂,香最浓郁远闻,吴俗呼为木犀,有早晚两种,在秋分节开者,曰早桂,寒露节开者者,曰晚桂。”金桂银桂丹桂

桂花本来是岭南个「的」植种,苏州最早有种植个「的」记录勒「在」唐朝,历经千年,吴中地域倒是变胜利仔「变成了」全国四大桂花产地之一则「了」。

苏州个「的」木樨花重要集中勒「在」吴县光福一带,窑上村也是光福最佳个「的」欣赏地点。

市里向「里面」要看木樨花要去园林,虎丘、留园、耦园、网师园、沧浪亭侪「都」有老桂造景。

而桂花品种最最多个「的」处所要数桂花公园哉「了」,公园里有260多种木樨花,是国内桂花品种收集搭「和」种植数量最多个「的」专类园。

实梗点「这么多」赏桂之地,名声倒弗「不」显,弗晓得「不知道」纳亨会道理「怎么回事」。

光福窑上村

当然啦,木樨花对苏州人来讲,意义远远弗「不」单单是看。吃,再「才」是伲「我们」永远弗变个「的」主题。

弗「不」管是桂花鸡头米,还是桂花小圆子、桂花糖芋艿、桂花糖藕……流水个「的」点心,弗「不」变个「的」木樨。

秋到姑苏,糖桂花阿买「买不买」一瓶阿?冬至到哉,桂花冬酿酒阿渳「尝不尝」一口阿?

新采下的木樨花

老法头「很早以前」虎丘山塘有花市,每到中秋前后,桂子飞香,龙舟竞渡,俗称桂花节。蔡云《吴歙》云:“七里山塘七里船,木犀香里沸歌弦,十千那够一船费,月未上弦直到圆。”

惋惜该场「这样」个「的」胜景,现在已经看弗「不」见哉。

清袁景澜《吴郡岁华纪丽》:山塘画舫之游,自端午龙舟竞渡以后。三伏炎暑,笙歌稍息。至中秋届节,桂子飞香,金风荐爽,青帘鹄舫,齐出六门…… 银河影里,金粟香中,清夜冶游,殆无虚夕,俗谓之桂花节云。

木樨蒸薰个「的」日脚「日子」一晃就要过脱哉「过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