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字的行书写法

行书是在隶书的基本上发展来源的,介于楷书、草书之间的一种字体,是为了补充楷书的书写速度太慢和草书的难于识别而发生的。 行 是 行走 的意思,因此它不像草书那样潦草,也不像楷书那样端正。本质上它是楷书的草化或草书的楷化。楷法多于草法的叫 行楷 ,草法多于楷法的叫 行草 。 行书的来源相传有两种说法: (1)据张怀瓘 《书断》说: 行书者,乃后汉颍川刘德升所造,即正书之小讹,务从简易,故谓之行书。 由是说而知: 行书 是 正书 改变而成的字体。 (2)据王僧虔《古来能书人名》云: 钟繇书有三体:一曰铭石之书,最妙者也;二曰章程书,传秘书,教小学者也;三曰行押书,相闻者也。河东卫凯子,采张芝法,以凯法参,更为草稿。草稿是相闻书也。 由是而知行书亦称行押书,起初当由画行签押发展而来。相闻者,系指笔札函牍之类。 行书呈现的时光大约同八分楷法差不多,而其情势也和八分楷法及以后的正书非常接近。这相当于从隶书中变出(章)草书--由 正体字 中派生出别支来。桓灵朝的 正体字 除了隶书以外,其次就是 八分楷法 ,所以人们又以为行书就是 八分楷法 的别支。其实它也是同其他书体一样最初的开创还是一般的群众书写者,只要把八分书写得同其他书法流走一些而去其隶体波势,就变成行书了,在汉末一般出土的简书中我们是可以随处看到的。在汉末,行书没有广泛地利用。直至晋朝王羲之的呈现,才使之风行起来。 行书到王羲之手中,将它的适用性和艺术性最完善地联合起来。从而创建了光照千古的南派行书艺术,成为书法史上影响最大的一宗。 2、书写特色 (1)用笔特色 行书是介于楷、草间的一种书体。写得比拟放荡流动,近于草书的称行草;写得比拟端正安稳,近于楷书的称行楷。 在书写进程中,笔毫的使转,在点画的各种形态上都表示得较为显明,这种笔毫的活动往往在点画之间,字与字之间留下了相互连累,细若游丝的痕迹,这就是牵丝。 行书是楷书的快写,是楷书的流动。经过对几组楷书与行书个字的剖析,发明楷书与行书书写时,点画的写法,用笔需遵守的准则,如中锋,铺毫,逆入平出,提按起主,藏锋等都是一致的,只是行书书写时比拟舒展,流动。 行书的用笔有以下几个特色: [1]点画以露锋入纸的写法居多; [2]以欤侧取代平整; [3]以简省的笔画取代繁复的点画; [4]以勾、挑、牵丝来增强点画的呼应; [5]以圆转取代方折; (2)构造特色 大小相兼。就是每个字浮现大小不同,存在着一个字的笔与笔相连,字与字之间的连带,既有实连,也有意连,有断有连,顾盼呼应。 收放联合。一般是线条短的为收,线条长的为放;回锋为收,侧锋为放;多数是左收右放,上收下放,但也可以互相转换,不消除左放右收,上放下收。 疏密得体。一般是上密下疏,左密右疏,内密外疏。中宫紧结,凡是框进去的留白越小越好,划圈的笔画留白也是越小越好。布局上字距紧压,行距拉开,跌扑纵跃,苍劲多姿。 浓淡相融。行书书写应轻松、活跃、迅捷,控制好疾与迟、动与静的联合。墨色部署上应首字为浓,末字为枯。线条长细短粗,轻重合适,浓淡相间。和草书差不多,但没那么草。 3、发展及特点 行书这种字体,不像草书那么潦草,介于草书与正楷之间,也不像楷书端端正正。 行书是继草书、楷书之后,呈现的一种书体。简而言之是在楷书的基本上加以小的变更,书写起来很简便的书体,故而与楷书相间风行开来。行书是介乎草书和楷书之间的一种书体,它不像草书那样难写难认,又不像楷书那样严谨端庄。所以古人说它“非真非草”。它的特色是应用了必定草法,部分地简化了楷书的笔画,转变了楷书笔形,草化了楷书的构造。总之它比楷书流动、率意、潇洒,又比草书易认好写。行书在汉末是随同着楷书而发生的一种新的书体,在当时,没有广泛地利用。直至晋朝王羲之的呈现,才使之风行起来。 行书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是据《书断》行书绪论中说是刘德升所创作,又据书家评传,云:在米芾的《清和帖》中,“倾”“仰”二字相连,都是“单人旁”,却处置伎俩不一:“倾”字为左中右构造,中、右两部分分量较重,故“单人旁”较粗重,竖笔加长,以求相称。“行书者,乃后汉颍川刘德升所造,即正书之小讹,务从简易,故谓之行书。”由此而知:“行书”是“正书”改变而成的。还有一说法是据王僧虔《古来能书人名》云:“钟繇书有三体:一曰铭石之书,最妙者也;二曰章程书,传秘书,教小学者也;三曰行押书,相闻者也。河东卫凯子,采张芝法,以凯法参,更为草稿。草稿是相闻书也。”由是而知行书亦称行押书,起初当由画行签押发展而来,相闻者,系指笔札函牍之类。 从行书的发生、形成和历代演化的发展进程来看行书并没有开成独立的“行法”。这是与篆、隶、草、隶各种字体,并不像楷书那样中规中矩、拘于守正;行书也不像草书那样点画勾连、放荡不拘,清楚易于辨识。 行书首先是书写便利:行书对楷书的部分做了简化处置,或减省点画,或并合线条。如“话”字的“言字旁”,原楷书繁写为七画,写行书就只有两画。其次笔法流动自如:增添勾挑与牵丝。写楷书请求点画分明,一笔一画地写,行书的点画之间有了勾挑与牵丝,便显得笔势流动,意态活跃;用笔机动:行书用笔比楷书机动,同样的点画写法不大受束缚。如“戈”字,横画写好后,可以从右侧上去绕一下再写戈勾;也可直接从右侧翻笔上去写戈勾;体态变更多:由于行书介于楷书与草书之间,因此其运动范畴广,一个字会有好多种写法,变更多。如“花”字的四个字头,写得有收有放,工整有致,同中有异,多样而统一,饶有趣味。不用或少用草化符号,较多地保存正体字的可识性构造。书写时既能简易快速书写又能通俗易懂;所以用以草稿、信函、随笔等,便于文字信息的流通交流。是古今人士学习书法,特殊器重此种字体,也是在日常生涯中最适用的字体。因此,项穆《书法雅言》概括说:“真则端楷为本,作者不易速工;草则简纵居多,见者亦难便晓。不真不草,行书出焉。”行书中最着名的当数王羲之的“兰亭序”,虽是一份草稿,但可作行楷书的代表,其用笔灵动秀活,结体欹侧多姿,布白参错误落,而单字基础独立;在唐代受到唐太宗的爱好,在遗诏中将底本跟他随葬,现在存世的只有摹本。 行书具有紧粘其他书体的特色。所以孙过庭《书谱》说:“趋势变适时,行书为要。”行书萌发于两汉,成行于魏晋。至东晋发生了以二王为代表的具有高度艺术典型性的行书作风。行书可以分为真行、行草两个层面。真行是比拟规整近似于真书的行书。据唐代张怀的《书议》记:“夫行书,非草非真,离方遁圆,在乎季孟之间。兼真者谓之‘真行’,带草者谓之‘行草’”。“真行”亦称“楷行”、“行楷”。世间以王羲之为“真行”第一人。而行草:比拟流动,近于草书的行书。亦称“行草”。但“行草”与“草行”难以细分,习惯上经常混用。宋代苏东坡说:“真书如立,行书如行,草书如走”。行书之“行”就作行走解。行书其实没有严厉规范,可工整,也可放轶。明代项目《书法雅言》这样表述:“似真而兼乎草者,行真也;似草而兼乎真者,行草也。”清代刘熙载也有所修改说:“行书有真行,有草行,真行近真而纵于真,草行近草而敛于草。”其中《得示帖》可谓行草之典范,其中常有草字结法,且字与字之间每有绵延牵带,作风奔放。 字体演化是本着适用为目标,力求方笔快捷,省时省力。然而,草书过火的简笔使人很难看懂,因此减低了它的适用性,才有了行书出头的机遇。可以说,每一种新发生的字体都比旧体向这个方向更靠近了一步。写行书确切比草(章)书、八分要简便一些,又接近正体字,比拟易认一些,所以这种字体一直到今天还为大家所用,也是所用的范畴最广的一种。这就是为什么介于草书和楷书之间的新的字体风行起来的原因。这新的风行字体就是行书。字的重要目标到底还是为了用,美的观赏则是附着上去的。 4、创作请求 首先要理解鉴赏或创作的请求。一件好的书法作品有三条尺度,即理法通达、笔力遒劲、姿势精美。古人云: 寓新意于传统,寄妙理于法度。 神韵为上,形质次之。 一件好的书法作品,力求到达线条美、结体美、章法美、墨色美,神韵为上。 其次要认认真真临摹,学会准确用笔,又要敢于突破。临摹要选好名贤妙迹,从读临碑帖中体验古人的心律、节奏、气韵。得之于心,施之于手。主帖要重复读、临,重要是解决笔法、用笔、结体问题。继承是创新的主要基本,创新是继承的必要发展。从 走进去 再 走出来 ,从形似到神似,形成鲜明的个人风貌。所谓 采百家花,酿自家蜜 。 再次,在创作前要充足酝酿。借鉴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对题材、体裁和表示方式等创作构思做到心中有数,胸有成竹。对每个字的结体要认真斟酌,尽量不呈现类同的字或笔画;对章法要精心部署,可以事先打好小样,但在书写时思绪又不能受其约束;运笔要讲求节奏、力度,前人所谓的 寓刚健于婀娜之中,行遒劲于婉媚之内 ,说的就是用笔方式的具体体现。 5、行书以何为贵 南宋姜夔《续书谱·行书》曰: 尝夷考魏、晋行书,自有一体,与草书不同。大率变真,以便于挥运而已。草出于章,'行出于真,虽曰行书,各有定体,纵复晋代诸贤,亦苦不相远。'《兰亭序》及右军诸帖第一,谢安石、大令诸帖次之,颜、柳、苏、米,亦后世之可观者。大要以笔老为贵,少有失误,亦可辉映。所贵乎稼纤间出,血脉相连,筋骨老健,风神洒落,姿势备具,真有真之态度,行有行之态度,草有草之态度。必需博习,可以兼通。 按语:行书结字必需具之动势。方式一,加大横、竖画的倾抖度,加强全部字的动势;二把方形的字倾料成料边形,从险势中加强字的动势;三采取歌正相依伎俩,使字体活跃稳固又不东倒西歪;四采取虚实对照伎俩,使字体取得动而平衡的请求。除此以外,还要注意字的大小、布白、虚实、粗细、枯润变更及其用笔特色,这样写出来的行书自然会有动势。同时由于行书运笔的节奏比拟快,所以要特殊注意笔调的冷静工夫,要纵得出,擒得定,拓得开,留得住。切忌流滑而犯尖薄虚浮之病,特殊是写长撇、悬针等出锋之笔,收笔时要尖利丰满,富有力度和余势,不可势努力竭,打头鼠尾满纸皆是,作虚尖飘忽之状。